在企业找到区域交易所发行私募债后

2017-04-05 12:46

  原标题:谁制造了失控的地方交易所

  这些搭建所谓的“平台”,打着现货石油、黄金、白银等交易的旗号,以高额回报忽悠不明真相的投资者进入,一边诱骗投资者频繁买卖以赚取巨额手续费,一边违法违规与投资者进行对赌交易,使投资者血本无归。投资者巨额亏损的背后,会员单位却赚得“盆满钵满”。

  在随后的调查中,一位从事邮币卡交易的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个行业监管缺失严重,因为邮票属于收藏品,其价格上涨的原理就是炒作,而炒作资金的来源就是“不断被骗入局的散户”。具体招揽散户的人员,就是各邮币卡公司的销售员,这些人员的入职门槛普遍很低,只要学会一定的话术,通过QQ、微信等渠道“病毒式”散播信息招揽散户投资,有的人员甚至可以摇身一变成为“老师”。

  新一轮交易所的整顿风暴就此拉开序幕。1月1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对“四板”市场的发展进一步明确了规范措施,提出“各省(区、市)和计划单列市区域性股权市场由一家机构负责运营”等要求。

  而在一些制度还没有完善之前,受访人士普遍建议,投资者在看到各类金融产品的宣传信息时应理性思考,花言巧语下多半有陷阱,更不要有贪念。

  业内呼吁监管力度再加强

基金经理老鼠仓,说好保本变巨亏,买基金被坑请到【基金曝光台】!信用卡无故遭盗刷,银行存款变保险,理财被骗请猛戳【金融曝光台】!

  大量风险事件的爆发,让市场对监管从严的呼声越来越高。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主任刘澄表示,国家监管方面一直是偏行政式的,但没有明确的相关法律,地方政府就打着金融改革的旗号随便批。

  无独有偶,去年3月,北京石油交易所(以下简称“北油所”)交易的“现货石油交易”黑幕被曝光,引发市场震动,众多投资者被卷入现货石油交易骗局。

  在闫某的不断推荐下,马国强在河北邮币卡交易中心开立了账户,以900元左右的价格购买了“第一届女子足球锦标赛”。起初,该票也一直保持了每天3%左右的涨幅,马国强也听从建议再次买入该票,先后共投入110万元。然而好景不长,7月1日起该票开始不断跌停。其实,在下跌过程中该票曾出现过止跌,这个时候本可以割肉跑掉减少些损失,但是闫某继续劝马国强加仓,声称目前阶段底部已形成,是蓄势待发、低位吸筹的好机会。马国强加仓后,换来的是又一轮的每日跌停。在下跌到500多元时,马国强不顾闫某劝阻平掉了仓位,亏损62万元,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本金亏掉56%。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而横向来看,各种各样的交易所丛生,包括邮币卡交易所、金融资产交易所、文化产业交易所等。上述人士表示,这样就弄不清哪个交易所可以干什么不可以干什么,这一点从国家的角度有必要明确。

  有交易所人士介绍,在区域交易所发行中小企业私募债门槛极低,对发行人没有净资产和盈利能力的要求,只需由“推荐商”(因为区域股权交易中心没有承销商制度)向交易所备案即可。交易所对报送材料只进行完备性审核,不对材料具体内容做实质性审核。同时,发行的债券不需要经过评级,这令很多中小企业趋之若鹜。

  收藏品集合竞价炒作

  垃圾债包装大本营

  除了上述情况,联席会议函件还提到,一些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将收益权等拆分转让变相突破200人界限,涉嫌非法公开发行;部分地区盲目重复批设交易场所导致过多过滥;少数省市抢跑设立票据交易场所。可以看到,金交所、票交所以及“四板”市场等多类地方交易所都在通报中被点名。

  刘澄介绍,地方政府出于本地稳定融资的需求,设立区域性交易所是有必要的。但对于设立后出现的各种问题,监管一直没有解决,是因为“一放就乱,一收就没有活力了”。所以建议从“建立充满竞争又充满活力的金融体系”这个点出发,加大法制监管,明确地方交易所可以开展哪些活动,明确地方政府在发展区域经济时哪些权力和规则是不能逾越的,以及地方政府对交易所监管的方向和重点,如何配合银监会做好金融监管工作等。

  据投资者马国强(化名)称,2016年6月,河北邮币卡交易中心下属会员单位分析师助理闫某告诉马国强,一只名为“第一届女子足球锦标赛”的邮票可以获得每天3%以上的收益,该票从开板200多元已经涨到800多元了,他们还可以轻松把该票拉到1000元以上的价格,并一再承诺没有任何风险。

  交易所会员单位设“对赌局”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程维妙 高萍

  按照收藏品的炒作模式进行投资是合理的,问题在于很多销售员在宣传过程中,对投资者的风险告知并不到位,甚至胡乱进行收益保证,而邮币卡的高杠杆风险往往是普通投资者根本认识不到的。上述从业人士介绍,对于这种情况,地方监管方面的监察力度明显不足。公开资料也显示,过去一年半内,全国多地都出现过投资邮币卡导致血本无归的事件,邮币卡电子盘已被业内称为“十入九亏的高风险游戏”。

  与邮币卡交易中心一样,地方的大宗商品交易所也成为骗子的一个“集散地”。去年初,北京商报记者接触到一位原油类投资者,该投资者曾在齐鲁商品交易中心下属208会员单位位于合肥的青岛福乾坤商品经营有限公司开户投资齐鲁油交易,仅仅三天就亏损了近60万元。

  调查发现,这类骗局的路径是:交易所成立电子交易平台,发展会员单位,会员单位的指导“老师”们再发展投资者开户。但是投资者不知道的是,他们的交易对手其实就是拉他们入局的会员单位。

  如这一说法,正规的投资渠道没有得到拓展,非法的渠道却遍地开了花。上述北京股权交易中心相关负责人也介绍,以北京为例,各类交易场所有51家。“这就造成了问题,哪些能做企业的股权交易,哪些属于证券市场,还是说只要叫证券市场就可以做证监会管理的证券业务?”该人士指出,因为证券业务风险很大,必须是持牌的机构才能做,没有持牌的是不能做的。

  证监会联席会议函件称,一些交易场所在通过验收后违规行为又“死灰复燃”,有的地方交易所甚至涉嫌非法证券期货活动。这些平台早期多从事石油、贵金属交易,在国家加强打击后,反而将非法交易品种扩大至邮币、艺术品、茶叶等。部分以邮资票品、钱币、磁卡为交易标的,或以珠宝玉石、茶叶、老酒等实物商品为交易对象的交易场所,也涉嫌违规组织类证券交易活动。

  未获监管批准“抢跑”的地方票交所、违规拆分收益权的金融资产交易场所、给垃圾债“洗白”的股权交易中心、对会员单位制造“暴富黑幕”的邮币卡交易中心……各类地方交易所在过去一年里屡屡因负面事件见诸报端,疯狂的乱象也引起监管的注意。在过去的一周时间内,监管部门密集“落板子”,对地方交易所开展清理整顿。1月9日证监会召开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部际联席会议,把一种最常见的诈骗手法进行了公示:有的交易所与发行人串通虚拟发行,引诱投资者高位接盘,随后价格连续跌停,大量投资者被洗劫一空。而业内人士指出,明确地方交易所的权力边界以及完善法律制度方面的建设迫在眉睫,否则仅靠一时的紧盯很难根治乱象。

  事实上,监管层对此也有所察觉。2015年9月,证监会下发《关于请加强对区域性股权市场与互联网平台合作销售企业私募债行为监管的函》,就提到部分私募债借道“区域股权交易中心+互联网平台”进行“大拆小”的违规行为,变相扩大投资者范围。

  违规的交易所类型并不止这些。不久前爆发的侨兴债兑付风波,曾牵出俗称“四板”的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的乱象,由于交易所不负责任的“背书”,投资者根本不知道自己买到的是披着“理财产品”外衣的“垃圾债”。在联席会议上,点名批评了部分股权交易场所违规上线私募债产生的兑付风险。

  有业内人士指出,部分区域性交易所开始将企业的私募债打造成资产包发行、拆分,再通过线上渠道完成募集。这一模式属于非标准化的类资产证券化业务。简单地说,区域交易所就是产品的“货源”。

  在企业找到区域交易所发行私募债后,下一步就是交易所对债券进行包装并销售。根据相关规定,参与私募债券认购和转让的合格投资者,应是持牌的私募基金或者其他持牌金融机构,对个人投资者来说,投资公司私募债的门槛是个人金融资产达到300万元。而互联网金融机构和区域交易所则可以联手绕开这个规定。据招财宝披露的信息显示,该平台曾发行的重庆股份转让中心旗下私募债权“15经开投债”,债权方发行人为地方融资平台重庆长寿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发投资集团,每期发行规模仅200万元,而认购门槛也仅1万元。

  去年9月,北京商报记者曾接到投资者报料,称其被北京新视觉收藏文化有限公司哄骗,斥资110余万元购买了“日收益3%、被一再承诺没有任何风险”的邮票,然而却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亏掉了56%的本金。这家公司是河北邮币卡交易中心的会员单位。

  在模糊的制度下,地方交易所不仅“跨界”开展业务,业务范围更是不甘局限在“一亩三分地”。肖磊介绍,如果地方交易所只能在本地开展业务,监管上肯定就好一些。但现在地方性交易所都在开展全国性的业务,客户是全国性的,也因此出现很多投资者在受骗后先到公安报警,但公安也不知道谁管的尴尬情况。

  有业内人士担忧,当前的“资金荒”恐怕会加剧骗局的横行。肖磊表示,在资金荒持续以及资本管制加强后,市场上资金有点毛了,股市等行情不好,很多资金没有地方投,肯定要找机会找出口,于是各种交易所、各种骗子就多起来。

  实际上,早在2011年,国务院就已经明确地方交易所“谁批谁管”的原则,清理整顿的职责由地方政府来履行。但在实际操作流程上却带有很强的不规范性,各地之间缺乏统一的监管规则。

  目前,大宗商品的交易所几乎已经开遍全国。黄金钱包首席研究员肖磊介绍,从全国范围来看,目前西部一些欠发达地区都已经开设了类似的区域性交易所,基于当地的特色资源,比如农产品、矿产、药材等开展交易,这些品种比起贵金属、原油等大宗商品交易的“常客”,正规投资渠道更少,投资者认识更不充分,因此往往更容易上当受骗。